修罗研茗的言语中充满不屑。

    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巫妖王作为堂堂的一代妖王,却败在了圣者修为的陆天羽手上,换成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更别说不清楚其中细节的修罗研茗。

    她会看不起巫妖王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陆天羽也没有闲心跟她解释,转而问道:“你来这里找我应该不会是单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吧?”

    “那当然,我来找你是为了跟你一战。”修罗研茗昂着头说道。

    陆天羽闻言一愣,而后笑道:“跟我一战?你想怎么跟我一战?”

    “我要跟你比试!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击败了巫妖王,还得罪了将臣和蛇龙前辈。”修罗研茗看向陆天羽的目光中满是战意。

    陆天羽在炼狱中的名气不低,尤其是在击败巫妖王之后,他在炼狱中的名气就已经高到连寻常阴魂都知道的地步,更别说修罗研茗这样的大家族子弟。

    她之前就一直好奇,能够得罪将臣和蛇龙前辈还活着的人是什么样子,本以为他应该是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同样的年纪,想想自己在想想陆天羽,她便觉得有些不服了,便想和他一战。

    陆天羽当然不会答应这小丫头,说道:“我来贵府是做客,比试的事就免了,我没兴趣!”

    “怎么,你怕了?怕了就直说,我不会强迫你的!”修罗研茗昂着头,眼中尽是讥讽神色。

    陆天羽顿时笑了,这小丫头,还想激将自己?

    “随你怎么说吧!我对跟你比试的事的确没兴趣。”他断然说道。

    “你!”修罗研茗被激怒,眼珠子一转,而后突然出手,朝着陆天羽狠狠打来。

    陆天羽脸色瞬间,下意识后退两步,躲过了修罗研茗这一击。

    “懦夫!”修罗研茗没有放弃,口中低喝一声,再次向着陆天羽打来。

    这次,陆天羽有些被激怒,反手就是一记战气打出,修罗研茗瞬间就被击飞出去。

    恰好,这个时候,修罗云和修罗信两人从外面走进来。

    眼看着修罗研茗摔到在自己面前,两人都是大怒。

    修罗信不满的低喝一声:“陆道友你这是做什么?”

    修罗云更加直接,抽出玄兵就朝着陆天羽打来。

    他本就对陆天羽心有不满,如今又看到自己喜欢的小师妹受欺负,自然很是愤怒,下手也丝毫不留情,招招流露出磅礴的杀意,让陆天羽彻底动怒了。

    如果说那小丫头是任性,那这修罗云就是故意想杀人了!

    不给他一些教训还以为自己好欺负!

    心里想着,他反手就是一记凌云掌打在修罗云身上。

    修罗云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传遍全身,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叫一声,而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去。

    “弟弟!”修罗信见状连忙上前将其搀扶起来道:“你没事吧?”

    修罗云无力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刚想张口说话,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修罗信心中心疼弟弟,猛地扭头看向陆天羽厉喝道:“陆道友,我修罗家族好生招待你,你为何无端端的打我师妹,现在又打伤了我弟弟,真当我修罗家族无人不成?来人!”

    他一声厉喝,数名修罗家族的阴魂跳了出来,手握玄兵,虎视眈眈的盯着陆天羽。

    陆天羽几人脸色不变,淡淡的看着修罗信等人。

    这时,一道厉喝响起:“不屑子弟,你干什么?”

    修罗战狂的声音!

    修罗信脸色微变,连忙回头看去,果然就见修罗战狂大步走过来沉着脸问道:“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

    “不是的家主,是这姓陆的欺人太甚!”修罗信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而后道:“家主,他欺辱大小姐,打伤我弟弟,分明是藐视我修罗家族,我们绝对不能轻饶他啊!”

    “是这样吗?”修罗战狂闻言扭头看向修罗研茗说道。

    却没想到,修罗研茗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有欺负我,是我主动挑战他的。”

    “啊?”修罗信愣在当场,不解的看着修罗研茗,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主动挑战?

    修罗研茗连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而后道:“我是想试试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但是被修罗信和修罗云两位师兄误会,所以才……他真的没有欺辱我!”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修罗战狂扭头看向修罗信,脸上浮现出怒色。

    修罗信脸色尴尬,在原地犹豫半晌后走到陆天羽跟前“噗通”跪下道:“陆道友,在下鲁莽冲动,冲撞了陆道友,请陆道友惩罚!”

    此人倒是个敢作敢当的人!

    陆天羽赞赏的点了点头,而后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道:“不知者不罪,你起来吧!”

    修罗信跪在地上无动于衷。

    修罗战狂见状哼了声道:“还不起来想干什么?逼迫陆道友?”

    这句话吓的修罗信连忙站了起来。

    “滚去面壁三天,算是惩罚。”修罗战狂又呵斥了一句,修罗信不敢有丝毫争辩,转身离开。

    “你这丫头也去。”修罗战狂又看向修罗研茗。

    修罗研茗顿时嘴巴一撅道:“连我也要去吗?”

    “你说呢?”修罗战狂沉着脸说道。

    修罗研茗百般不情愿,但又不敢违背父亲的命令,想了想她看向陆天羽道:“陆道友,我也向你赔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真人,还请你原谅。”

    这话一出,陆天羽顿时笑了,他当然看出来这丫头是想让自己替他向修罗战狂求情。

    不过,他站在那里无动于衷,没有丝毫要这么做的意思。

    修罗研茗顿时急了,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道歉我就应该原谅吗?”陆天羽淡笑着道。

    修罗研茗瞬间语滞,半晌,她恨恨的丢下一句话“算你狠”,而后转身离开。

    留下陆天羽和修罗战狂在原地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晚上,修罗战狂在府上设宴招待陆天羽他们,修罗研茗也出现了,只是依旧对陆天羽爱答不理的样子。

    陆天羽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反倒是昆仑对这位大小姐实在不怎么感冒。

    吃的尽兴的时候,忽然有下人来报,说罗刹家族的人来访。

    “罗刹家族?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修罗战狂脸色一沉哼道。

    “不知道,他们说是来拜访陆天羽陆道友的。”下人恭声回答。

    “拜访陆道友?哼,我看他们是来找麻烦的吧?”修罗战狂哼了声,但还是说道:“让他们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耍什么花样。”

    下人领命离开,不一会儿,几名罗刹家族的阴魂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陆天羽他们认识,罗刹翁,来的时候,曾和修罗信、修罗云起过冲突。

    “啧啧,修罗道友设宴招待客人也不通知我一声,着实有些不够意思啊!”为首的阴魂走进来扫了一眼陆天羽几人后说道。

    此人便是罗刹家族的族长,罗刹云。

    对他,修罗战狂自然没什么好感,冷哼了一声道:“我在家中设宴为什么要请你过来,我们很熟吗?”

    “修罗兄这话就说的过分了,我可是一直很推崇你,我家这不争气的小子也很尊重你,你看我今天特意把他带来了……天儿,还不打招呼?”罗刹云拍了拍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人。

    年轻人连忙冲着修罗战狂打招呼道:“修罗前辈……”

    话虽然是冲着修罗战狂说的,但目光却看的是修罗研茗。

    陆天羽似乎有些明白过来罗刹云带他来的原因了。

    果然,就听修罗战狂哼了声说道:“年轻人懂礼数是好事,不过一些不该有的念头还是收起来吧!”

    “不该有的念头?修罗道友指什么?”罗刹云淡笑着说道。

    “呵呵!”修罗战狂冷哼了声转而问道:“闲言少叙,你登门有什么事?”

    “我想和修罗道友商议下犬子和令媛的婚事。”罗刹云走过来坐下道。

    修罗战狂闻言有些动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女儿嫁给你儿子了?”

    罗刹天闻言脸色微变,下意识就想说什么,但被罗刹云拦住,他冲着修罗战狂淡笑道:“所以我才来商议此事,修罗道友打算什么时候把女儿嫁到我罗刹家去?”

    “我什么时候都不会把女儿嫁到你们罗刹家去,你还是死了这份儿心吧!”修罗战狂冷冷回了一句。

    “啧啧,这就不好办了啊!”罗刹云倒是不急,只是有些扫了陆天羽几人一眼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位便是在比试中赢了巫妖王,名动炼狱世界的陆天羽陆道友吧?”

    陆天羽闻言没有说话,他当然听得出来罗刹云话里的威胁之意

    名动炼狱世界?

    他恐怕是想说,炼狱世界的阴魂都知道得罪了将臣和蛇龙的陆天羽来了炼狱世界吧?

    不过,陆天羽看的出来,罗刹云不是冲自己来的,起码现在不是。

章节目录

战气凌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闻工作者并收藏战气凌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