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随着戚景通一声令下,顿时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的炮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发出了轰鸣之声。

    一声声的轰鸣声如同惊雷一般,就见十几座大炮轰出了开花弹向着那一艘舰船而来。

    海面之上顿时溅起了一丈高的水花,这十几门大炮所射出的炮弹却是一发都没有落在舰船之上。

    不过水花激射,可以看出这炮弹的落点就在舰船周围,只要炮手不是傻子,最多再有一两遍只怕就有极大的可能射中舰船了。

    四周的那些商船原本正在看热闹,可是他们却是做梦都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在这里挑衅大明军队。

    最关键的是他们这会儿还在港口当中呢,看着那炮弹横飞的场景,不少人却是吓坏了。

    这要是运气不够好被流弹所波及结果导致船毁人亡,若是如此的话,那岂不是太倒霉了啊。

    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能,眼看戚景通竟然下令港口之中的那十几门大炮开始炮轰那一艘大船的时候,一个个的精明如鬼一般的海商便命令手下开船远离那葡萄牙海军那一艘舰船。

    舰船之上,威尔斯的死并没有影响到舰船的秩序,军衔稍稍差了威尔斯一级的一名军官果断的站了出来,然后率领船上的士卒一边撤出港口一边进行反击。

    相比楚毅命人所督造的宝船之上可以装下十几门火炮,葡萄牙海船之上同样也安装了火炮,只不过这些船上的火炮数量并不多,也就只有几门而已。

    火炮声响起,就见几颗实心弹飞了出去,咔嚓一下,其中几颗实心弹落入到了浅水区溅起一片水花,却是有一颗实心弹落在了港口之上,结果除了砸倒了几只装满了货物的箱子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结果。

    当然对于这一点,大家并不奇怪,这要是一炮便取得战果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可是随着葡萄牙战舰反击,双方之间的冲突算是彻底的爆发开来,虽然说方才随着杜成以及威尔斯两人下令攻击的时候,双方之间的冲突便已经爆发,但是当双方相互炮击的时候,这一次的冲突怕是只有彻底的分出一个结果才能够结束了。

    戚景通神色凝重的看着海面之上,区区一艘舰船自然不放在戚景通的心上,就算是那一艘舰船同样装载了火炮,戚景通却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他手下也有那么几艘战船,要留下这么一艘舰船自然不是难事。

    然而戚景通真正所担心的却是正向着港口而来的那一队舰船。

    葡萄牙舰队足足数十艘的舰船,其中战舰有十几艘之多,其余虽然说是补给船,相对来说也就是没有安装火炮罢了,至于说船上的那些士卒,却是可以借助手中的火铳乃至长弓进行攻击。

    达利其思此番差不多率领了两千多人马,这样一队人马在海上可以肆意的侵略任何的土著势力,甚至能够追着数千上万的土著兵马攻击,将土著杀的狼狈而逃。

    显然达利其思对于威尔斯所率领的那一艘战船遭受攻击并不觉得惊讶,毕竟他们不止一次遭受过土著的主动攻击,可是却没有一次不是被他们将攻击他们的土著屠戮一空的。

    在达利其思看来,这一次也是一样,任何被他们给盯上了的土著势力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他们劫掠、屠戮一空。

    火炮声传来,旗舰之上,达利其思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又是一场劫掠杀戮的盛宴啊,只看这港口的繁华程度,达利其思相信只要将港口之中那些胆敢反抗的土著斩杀一空,那么这港口之中那么多的财富都将为他们所拥有。

    只看港口之中那么多的商船,达利其思随便估算一下便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至少价值数百万两纹银啊。

    “传令下去,记住任何人不许攻击那些商船,要知道那可都是我们的财富啊!”

    这还没有怎么样呢,达利其思便已经将港口之中的那些商船看做了他们的战利品。

    而对于达利其思的命令,他手下的那些舰长们却是一个个的觉得理所当然,显然他们也是如同达利其思一般的看法,认为这一战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港口之中的一切东西都将会成为他们的战利品。

    随着达利其思的军令下达,就见其麾下的十几艘战舰当即分成了几队,每一队皆由两到三艘战舰为核心并几艘补给船,向着港口之中攻击而来。

    随着这些舰船如同猛虎一般冲进港口当中,原本在港口当中所停靠的那些商船却是被吓坏了。

    不少海商吓得躲在船上,唯恐受到了波及,心中默默祈祷着。

    显然这些海商并不知道已经试将他们视作了战利品的达利其思早已经下达了命令不许任何手下舰船攻击他们。

    戚景通这会儿已经集结了手下的人马,足足数百人马分布在港口之上,原本戚景通还有些担心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船队会不会攻击那些商船,结果戚景通却是注意到那些冲击而来的舰船并没有去攻击那些商船,否则的话,怕是这会儿那些舰船早已经死伤惨重了。

    这会儿戚景通也顾不得去猜测为什么这些不知什么来历的舰船为什么不去攻击商船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应对这些舰船上面。

    原本停靠在港口之中的几艘战舰,其中两艘乃是新式舰船,正是由工部所督造,装载了火炮的舰船。

    原本只有一艘长平号舰船,不过在发生了日月神教事件后楚毅又从舰队当中抽调了一艘长宁号舰船归属石见港调遣。

    所以说在戚景通手下有着两艘火力凶猛的新式舰船,除此之外便是十几艘老式舰船了。

    这些老式舰船明显比不得新式舰船,甚至比起葡萄牙舰船来都要差了一筹。

    总体来说,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葡萄牙舰船,真的硬拼起来的话,主力随同楚毅远征京都的大明舰队根本不是葡萄牙舰队的对手。

    这一点从眼下的局面变可以看出一二来。

    长平号,长宁号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奔着那冲入港口的葡萄牙舰队迎了上去,火炮轰鸣之间,双方大战可谓惨烈。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双方炮击是凭借运气的话,那么随着距离接近,那就是拼的双方火力的密集程度了。

    长宁号、长平号虽然说只有两艘舰船,差了对方几倍,可是两艘新式舰船的火力却是一点都不差,几乎可以媲美葡萄牙舰队三分之一的火力了。

    硝烟弥漫之间,几颗炮弹正中其中一艘葡萄牙舰船,顿时就见那一艘舰船之上火光冲天,数十名的葡萄牙士兵在舰船之上哀嚎逃散。

    足足三艘舰船被打爆,只可惜其中两艘是属于补给舰,而战船只有一艘,即便是如此,长宁号、长平号所展现出来的战力却是震惊了达利其思。

    达利其思还有船上的一众军官其实在见识到了两艘新式战舰的火力的时候便被镇住了。

    要知道长平号、长宁号两艘船上所装载的火炮数量并不比葡萄牙舰船上的火炮多,可是两者之间却是差距极大,真正的区别就在于火炮的威力上。

    长宁号、长平号上的大炮却是在楚毅的指点之下,由那些能工巧匠所制造而成,包括炮弹的火药部分都是由楚毅的心血在其中,这要是都比不过葡萄牙舰队的话,那么楚毅干脆也就别打造什么无敌舰队了。

    轰的一声,就见一颗炮弹正中长宁号,顿时长宁号之上木料碎屑横飞,几名士卒当即便被那飞溅的木屑所伤,哀嚎不已。

    达利其思神色之间一片凝重之色,显然已经意识到他们这次极有可能是踢到了铁板了。

    不过做为战无不胜,顺风顺水了数十年的葡萄牙海军来说,做为海军将领,那份自信还是有的。

    所以说达利其思虽然说被长宁号、长平号所展现出来的强横的火力所惊,但是在起初的震惊过后,达利其思首先想到的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两艘舰船抢到手,最差的情况也要将船上的火炮抢到手。

    做为一名合格的海军将领,别的不说,判断力还是要有的,达利其思一眼就能够看出大明的舰船比起他们国家的战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唯一的差别就是那火炮的威力。

    双方数十艘舰船在狭窄的港口之中相互炮击,即便是双方都有意识的避开四周的商船,可是炮弹无眼,总有一些炮弹会落在一些商船上面,一时之间整个港口当中一片的混乱。

    几艘倒霉的商船直接化作了火海,虽然说商船之上人员早早逃离,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商船化作火海,那也是肉痛的要死啊。

    看着港口当中的混乱景象,戚景通神色有些难看,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单凭两艘战船支撑场面的大明舰队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即便是明知道再战下去也不可能是葡萄牙舰队的对手,戚景通仍然是下令长宁号、长平号死战不退。

    嘎嘎,两更,没有退化呦!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七只跳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只跳蚤并收藏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